首页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此页面上的内容需要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获取 Adobe Flash Player

谢宗信传

发表于:2013-05-31            浏览次数:2869

    

谢大真人是龙门正宗白云堂上第二十三代方丈,是近现代道教的栋梁和典范。谢大真人讳宗信,号果园子,俗名叫做仁铭。公元1914年,降生与湖北黄陂县王家河一个贫民家庭。

大真人自幼聪慧过人,而且心地善良有善根,可惜命途多舛,公元1921年,他的父亲因病不治,离开人世,而那时,大真人才七岁不到。为了养家糊口,不到三年的功夫,大真人的母亲改嫁武汉汉口杨家河汪姓人家,大真人也跟随母亲到了汉口。

但汪家家境也不富裕,没过多久,大真人就被继父送到大有恒布店当学徒,实际上,就是当童工。大有恒在汉口是个名声响亮的大商铺,但由于雇请的人很多,鱼龙混杂,内部分工很不公平,管理者总是养尊处优,颐指气使,欺负弱小,而打工的则整天忙碌,没有一刻休息。大真人在里面不光要做苦力,还经常受欺辱,不堪忍受,于是愤然出走。

离开大有恒之后,大真人辞别母亲,返回老家黄陂,在拜祭了父亲的坟墓之后,于1927年到木兰山出家,拜祈嗣顶主持李理清道长为师。

自那以后大真人抛弃俗世事务,专心攻读经典,由于李理清道长兼通医学和武术,经常为山上的道人治病开药,大真人耳濡目染,受到不少启发,于是在读经之余,开始学习医学和武术。而李理清道长由于年事已高,眼见着大真人一天比一天优秀,成长迅速,便把祈嗣顶的法务,交给大真人料理。

1929年,李理清道长羽化归真,他在羽化之前,就叮嘱大真人要想在祈嗣顶当一个合格的主持,必须先去朝拜南海观音,外出云游参学一年之后才能就职。大真人于是谨遵师命,拜别下山,到武汉乘坐轮船到上海,然后经过浙江,到普陀山朝拜了南海观音,随后赴台州天台山,拜访全真派南宗祖庭桐柏宫,并在那里挂长单学习。

当时的桐柏宫里,伍至渊道长很有道行,倡导内养气功以强身健体,延年益寿。大真人于是向伍道长请教,然后将气功融会到医术之中。在此期间,他精研医术,初有所成,信众们知道他懂得治病,前来求医,他都一一救治,而且手到病除。信众们感念他的恩德,一再请他下山,宁波镇海渊德观,更是请个不停。大真人悬壶济世的慈悲心肠油然而生,于是到宁波行医半年有余。后来由于和师傅约定的一年修行时间已经满了,便返回黄陂木兰山,领受祈嗣顶主持的职务,在主持法务活动之余,兼行治病救人的事情。

祈嗣顶是木兰山主峰之一,庙宇位于山顶,由于殿堂古老,年久失修,已经成了危房,急需修缮,奈何庙里的香火钱有限,无法承担如此巨大的开支,于是大真人到处奔走,募集资金。木兰山周边虽然不是富裕的地方,但感念到祈嗣顶的名声和大真人悬壶济世的恩德,各方信士纷纷赞助。积攒了足够的资金之后,大真人购买了建筑材料,装在船上,启程还山,晚上停留在聂水河口,不料突然遇到暴雨,山洪暴发。大真人与随行道人们,都遭到洪水袭击,在激烈之中与洪水搏斗求生,自救之后,又去搭救河口村庄的落水者,无暇顾及所运送的建筑材料。等到天亮一看,河口的房屋差不多全被洪水冲垮,而装载建筑材料的竹筏,却依然系在埠头的石桩上,没有损失。大家都以为冥冥之中有神灵相助。

随后,大真人带着材料顺利上山,雇请工人修缮庙宇。等到殿堂修缮一新,前来挂单的道友日渐增多,人事关系逐渐复杂。但大真人以祖师爷的规矩严格要求,管理得井井有条,使得祈嗣顶空前兴盛,声名远扬。

名声在外,前来求医问诊的人也日渐增多,但由于祈嗣顶山高路远,地处偏僻,盘爬起来十分艰难,病人经此长途,往往病情加重,大真人思考再三,觉得祈嗣顶位于武汉硚口皮子街的下院国瑞庵地处闹市,行医方便,于是在国瑞庵开设了医馆。

当时,日寇入侵,国共不合,世道不太平,再加上黄陂县丘陵起伏,土匪为患,大真人拒绝土匪的邀请,而与活动在黄陂一带的红七军往来密切。

后来,红七军为了抗击占领武汉的日寇,需要有人进入武汉搜集情报,大真人毅然辞去职位,选拔年轻贤能的丘姓道长为主持,辞别祈嗣顶,下山到硚口国瑞庵,一边行医,一边刺探日寇的情报。这种不畏险恶的行为,是在是值得称颂的壮举。但毕竟是地下活动,不能显现出来,所以,等到日寇投降,抗战胜利,举国欢庆的时候,大真人也只是埋名默默行医,从来没有去邀功。

公元1949年,国共内战接近尾声,国民经济十分萧条。连武汉这种富庶之地,也面临空前的经济危机。国瑞庵身处其中,经济十分吃紧,但此时国瑞庵由于年久失修,已经成了快要倒塌的危房。大真人一筹莫展的时候,他的母亲得知他的处境,赶回王家河变卖了大真人的祖业,把所卖来的钱全部交给大真人,解了他的燃眉之急。有了这笔钱,大真人得以重建国瑞庵。重建之后,国瑞庵一半改造成了药店,一半出租给了寿材店。之所以将一半空间出租,是因为国瑞庵的药店为了接济贫民,半卖半送,不但几乎没有经济收入,还要倒贴钱。

共和国成立之后,大真人积极参与新政府的医疗卫生工作,把药店改为宗硚诊所,担任医务主任。然后,在1952年加入武汉市中医联合会。过不久,由于拓展医务,把诊所千亿到利济路宝善堂。

1955年,宝善堂经营出了问题,导致停业。大真人又回到皮子街,以国瑞庵为联合诊所的分所,担任所长。所长的职务,是人民政府卫生部门的公务员,大真人没有办法,只好改穿俗装,虽然改换了俗装,但大真人的道心却没有改。1959年,由于政府统一调配卫生部门,大真人的工作出现变动,辞去所长职务,担任临床医生。

1966年,文化大革命开始,全国上下一片狂热。由于大真人一直不肯娶妻成家,被斥为反革命,经常遭到批斗。所幸动乱只有十年。

十年之后,文革结束,政府拨乱反正,大真人沉冤得雪,拱手相庆。不久,新的宗教政策开始贯彻,大真人恢复道人身份,返回教团,于1980年加入新成立的中国道教协会,当选为理事。1981年,大真人被武汉市道教界迎入武昌长春观担任武汉市道教协会副会长,并当选为湖北省第四届政协委员。

当时的长春观,虽然在同治二年(1863)年由何合春大师中兴修复,恢复了道教十方丛林的地位,但是文革期间,再次遭到毁损,原有的田产也早就收归国有重新分配了,大真人为谋求长春观的发展,以古稀之龄担当辛劳,主持重修房舍、殿堂。于是,灵官殿、太清殿、七真殿、三皇殿一一修复,地步天机和会仙桥也得到了重建,斋堂得以改造,而且面向社会兼营素食。

1988年,由于大真人德望崇高,与世人中道协第六届会长的闵智亭道长代表中道协出访加拿大、香港,以推广太极文化、增强道教的国际影响。海外归来后,大真人出于全真弟子必须奉持戒律为根本的考虑,赴北京白云观参加共和国建国以来的首次传戒法会,补受三坛大戒。不久之后,又投入到湖北省道教协会的筹办工作之中,并升任武汉市道教协会的顾问。1992年,被中道协请任为第五届副会长,并搬到北京,长住北京白云观办公。

1993年,在大真人的积极倡导、多方支持下,湖北省道教协会正式成立,大真人担任首任会长。第二年,兼任安徽省道协会长。1995年,大真人作为中国道教界实际领袖,远涉重洋,赴英国伦敦出席世界九大宗教与环境保护联盟首脑会议。同年,协助傅圆天道长(中道协第五届会长)于四川青城山主持传戒法会,为证盟大师。1997年,傅圆天道长羽化,大真人全面主持中道协常务工作,代行会长职务。1998年,为了让中道协领导阶层年轻化,大真人提拔后进、扶持贤能,主动退居二线,担任中道协顾问。

退居之后,大真人虽然秉承修身的要旨颐养天年,但仍然不忘开教布教的使命,继续弘道济世,经常视察各地,并随中道协代表团一道访问台湾,使海峡两岸的道教增进友谊。

2000年,由于大真人的德望在海内首屈一指,被北京白云观合观道众请任为第二十三代方丈。

2003年,大真人自知来日无多,应当落叶归根,于是离开北京返回湖北,在武汉长春观安荫晚景。湖北道教,是以大真人为先驱方才成立,因此,省内教务,还需要大真人莅临指导。于是,为了却这段缘分,大真人以老骥伏枥之志,策着拐杖全力以赴,视察浠水、武当山等地。2004年,因渐觉体迈,身体不舒服的地方日渐增多,被武汉道、俗两界弟子送入医院住院疗养。

200555日,大真人于湖北黄冈第一人民医院以九十有二的高寿,安详示化。时在下午一点五十七分。当日,大真人的遗蜕请回武汉长春观,长春观与北京白云观都设置了灵堂。

511日上午九点,于武昌殡仪馆举行遗体告别仪式。中共中央统战部办公厅、国家宗教事务局、湖北省委办公厅、省政协、省民宗委、武汉市委办公厅、市人大办公厅、市委统战部、市政协、市民宗委、省市道协等部门以及有关单位呈送花圈,国家宗教局一司王哲一、湖北省委统战部郭大孝、钟汉林、省民宗委黄贤友、武汉市委程康彦、市人大常委单大年、市民宗委吕盛东、中道协张继禹、黄志安、丁常云、张立光以及台湾、香港道教界认识前来吊唁。

513日凌晨三点,大真人遗蜕火化。大真人遗蜕火化之后,骨灰洁白如雪,全无杂色。此乃大真人一生无私无欲、德行高洁之反映,诚如其遗体告别仪式之挽联所云:

爱国爱教道高德重,无私无欲全性葆真。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李理安传

首页 -> 长春古观 -> 名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