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此页面上的内容需要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获取 Adobe Flash Player

《玉溪子丹经指要》卷上

发表于:2014-03-31            浏览次数:3175

    

王溪子丹经要序

仆家宜春郡城之东,远祖朝议观,休官修道,自号王溪叟( 今大族不称郡望皆止称玉豁 )。两遇纯阳真人而不悟 。(一於岳山松树下,再於岳阳楼月夜闻笛声 )后再游南岳欲见蓝养素,道中逢一人荷钉铰之具者谓公曰:公非李某乎?往岳山见养素乎?公曰:然,如此则烦公寄一信於蓝,云:刘处士奉问先生十月怀胎如何出得?遂,长揖而去。公行数里悒怏不快,因思此人既知余姓名,又知余心事,且言不类俗。因询求之不复得矣!既见蓝,具述所言。蓝曰:眉间得无白痣乎?曰:有,蓝曰:此刘海蟾也。吾养成圣胎,若非此人不能证果,公更为我言之。公曰:刘处士奉问先生十月怀胎如何出得?蓝抚掌大笑,惟闻顶雷隐然见一人如雪月之辉与蓝无异直上冲霄,而蓝已逝矣!公焚香叹息而退。今岳山长笑先生是也。(见本家奇遇传及宜春志 )公归取神仙传记道书诸子闭门不通宾客,昼日披玩未几亦无疾而逝 。(有显观集行于世) 仆其嗣孙也,幼习儒业虽不遂志。其於道佛经典星笙医卜靡不究。心独於金丹一诀尤酷意焉。于是参访江湖,奔驰川陆。虽乞丐者亦拜而问焉。以夙志不回天诱其衷。得遇至人於桂仙坊王子庙内,继而再遇于江陵府。一言点化,顿悟七返九还之旨。尝寄迹武当襄汉江淮莫不经游。其间鲜有明达圆机之士,遂绝口不谈一玄字,迨景定癸亥(南宋,理宗1263年)自荆襄而星沙郎关不远矣。时逢故里之人,话间询及亲旧,而壮者老老者逝,不觉流涕。因此念曰:紫阳真人有云,自为计则得矣,靳因天道罪莫大矣。即启心祷天,开金关玉匙。集而为《悟真篇指要》,《长生久视之书》。及《辩惑论》或问法语,尤虑法象未尽,又述义皇作用,以明符火进退,可谓漏天机矣。有志於道者,当自珍惜所得。人人修炼个个圆成,功满德就同证仙果。或生轻慢殃祸立彰。其中语句鄙质,无过入室中实事,好道君子宜细味之,倘有所悟乃天所赐。不在仆区区之口传也。

时景定五年岁次甲子四月(1264年)圆望

宜春玉溪子李简易自序

 

玉溪子丹经指要卷上

玉溪子李简易编集,

悟真篇指要

交会图

依他坤位生成体,种向乾家交感宫。

一夫一妇成天地,三男三女共始终。

药在西南是本乡,蟾光终日照西川。

图略

三五-都图

三五一都三个字,古今明者实在稀。

东三南二共成五,北一西方四共之。

戊己自居生数五,三家相见结婴儿。

婴儿是一含真气,十月胎园入圣基。

意马归神室,飒飒成三性。

心猿守洞房,精神会五行。

精神魂魄意,此中分四象。

也作紫金霜,攒簇结胎婴。

图略

一曰九还七返

还返者,颠倒之义也,乃金火之乘数耳。紫阳曰:七返朱砂返本,九还金液还真,休将寅子数坤申,但看五行成准。谓金数四,以土乘之即九还矣!火数二,以土乘之即七返矣!《参同契》所谓秘在铅火者,即金丹也,金丹即神水华池也。《古文龙虎上经》曰:丹术着明,莫大乎金火。又曰:神室炼其精,火金相运推,雄阳翠玄水,雌阴赭黄金。《契》云:捣治并合之,持入赤色门。秘旨在其中矣!紫阳曰:白虎首经至宝,华池神水真金。今直指而明之,庶几开悟。金者真铅也,火者神汞也,真铅是先天之气,自肾中生,故丹经云:卓哉!真铅,天地之先;神汞是性中之真,从心中出。肾中之气藏真水,性中之真畜真火。石真人云:药取先天气,火寻太阳精,能知药取火,定裹作丹成。不得真土则不伴矣!是以金火还返,为内丹之至要,当于一身中求之,舍此之外,皆非道也。

-曰鼎器

鼎器者,阳炉阴鼎也,玉炉金鼎也,一曰神室,一名上下釜,一名黄房,一名偃月炉,又日坎离匡廓,又日玄关一窍,异名众多,不可枚举。此乃还丹之枢纽,神气归藏之府。其实有二焉:一曰内鼎神炉,一曰外鼎法象,一身上下之正中,前对脐后对肾,铅汞相投,一点落于此中。紫阳曰:要得谷神长不死,须凭玄牝立根基。真精既返黄金室,一颗明珠永不移。所谓立基一百日是也。外鼎法象者,取法阴阳,上水下火,明弦望晦朔,按八卦四时,钻簇五行,和合四象,烹炼龙虎,拘制魂魄,内外相符,颠倒升降。以天地为父母,以坎离为夫妻,分三百八十四爻,循行火候;运五星二十八宿,环列鼎中。固济堤防,晷刻不武。紫阳云:先把乾坤为鼎器,次搏乌兔药来烹,既驱二物归黄道,争得金丹不解成。一云生《契》云:经营养都鄂,凝神以成躯。又曰:真人潜深渊,浮游守规中。乃玄关一窍耳。此内外鼎炉,法象显露,亦已分明。若更于外觅及关情欲邪妄,于有形处做造,则悬隔千万里矣!

-曰真铅

真铅者,坎男也,婴儿也,月魄也,阴虎也,金公也,铅中银也,黑中有白也,阴中有阳也。异名众多,名日真铅,实先天一气耳。采之于太易之先。紫阳曰:但将地魄擒朱汞。是遇真汞而成丹,得真土而相制也。

一曰真汞

真汞者,离女也,日魂也,姹女也,阳龙也,砂中汞也,雄裹雌也,阳中有阴也。异名众多,名曰真汞,实木液而已。紫阳曰:自有天魂制水金。是遇真铅而成丹,得真土而相制也。

-曰真土

真土者,戊己也,中宫也,坤宫也,即非脾也。当铅投汞之时,非真土不能融结,提剑偃戈,以镇四方。《古文龙虎上经》曰:四海辐辏,以置太平,并由中宫土德,黄帝之功。《契》云:三物一家,皆归戊己。紫阳曰:送归土釜牢封闭是也。为金木水火之关键,则五行功全矣!

一曰刀圭

紫阳曰:离坎若还无戊己,虽函四象不成丹,盖绿彼此怀真土,遂使金丹有返还。育真人曰:大药不离真戊己,仙家故日一刀圭。刀者金之喻,圭者二土之喻,饮刀圭者,流戊就己也。石真人曰:要知铅汞合,便可饮刀圭。《复命》曰:龙虎一交相顾恋,坎离纔垢便成胎,溶溶一掬乾坤髓,着意求他攘取来。即当时自饮刀圭也。

一曰媒人

媒者,媒合之喻也,投铅合汞,非媒不可,黄婆是也。亦非脾也。紫阳曰:若要真铅留汞,亲中不离家臣,木金问隔会无因,须假媒人勾引。亦流戊就己之义也。

一曰采取

采者,以不采之采,取者,以不取之取。是不可以有心求,不可以无心得。邵先生曰:冬至子之半,天心无改移,一阳初动处,万物未生时。皆从这裹起,使是作用处。《易》曰:干道成男,坤道成女。所以男子十六而真精满,而应乎干;女子二七而天癸降,而应乎坤。干纳甲壬,坤纳乙癸,造化有自来矣!紫阳曰:铅见癸时须急采。是坤之末,复之初,太易未见气之前,候一阳动而急采之也。金逢望远不堪尝者,谓莫使娇红取次零也。复命禅师曰:采取须教密,诚心辩丑妍,事难寻意脉,容易失寒泉。紫阳曰:敲竹唤龟吞玉芝,鼓琴招凤饮刀圭。是采铅入鼎之枢机,即非金华御女之术也。

一曰融结

古歌曰:日为离兮月为坎,日月精魂相吞啖。紫阳曰:二物总因儿产母,五行全要入中宫。即五星联珠,日月合璧也。近代马丹阳有云:水中火发休心景,雪裹花开灭意春。是融结之时景象也。学道者宜熟味之!

一曰烹炼

《参同契》曰:下有太阳气,伏蒸须臾间。又曰:升熬于饭山兮,炎火张设下。又曰:嗷嗷声甚悲兮,如婴儿之慕母。又曰:荧惑守西,太白经天,杀气所临,何有不倾,狸犬守鼠,乌雀畏鹤。复命曰:夺得乌兔精与髓,急须收拾鼎中烧。古歌曰:神火夜烹铅气尽,老龟吞尽祝融魂。乃自然烹炼之旨,不知造化者,未可与之轻议。

一曰金木交并

金者铅之情,木者汞之性,杳冥恍惚,不可名状。金之在体,刚健纯粹,畅于四肢,是金之本情也,非情欲之情也。木之处内,柔顺恻隐,如闻蛙呜而汗下,为木之本性也,乃仁之端是也。金之情因铅而育育,木之性因汞而凝凝,铅汞相投之时,凝凝育育而情性自相恋也。真一子所谓雄情雌性,相须含吐,类聚生成,变化真精,以为神药。紫阳曰:木性爱金顺义,金情恋木慈仁,相吞相啖却相亲,始觉男儿有孕。《契》云:金来归性初,乃得称还丹。又曰:金伐木荣。若非媒人和合,则有问隔之患矣!

一曰水源清浊

水源者,心源性海之喻也,若龙蟠虎踞,云散雾收,可谓欲海波澄,爱河浪息,静处乾坤大,闲中日月长。日浊曰清,当时自见矣!

一曰温养

除情去欲,收视返听,堕肢体,黜聪明,终日如愚,不可须臾离也。如龙养珠,无令间断,如鸡抱卵,暖气不绝。老子曰:专气致柔,能婴儿乎?又曰:治大国若烹小鲜。诀曰:忘形以养气,忘气以养神,忘神以养虚。真人守规中,气如春在花,节气既周,脱胎神化。

一曰火候

火者,神火也;候者,符候也。法天地为鼎炉,以阳为炭,以阴为水,日月运行,一寒一暑。中君申令,细意调燮,盖灵药无形,而能潜随化机,颠倒升降。曹真人曰:百刻达离气,丹砂从此出。有抽添进退沐浴之节,若毫发差殊,立致悔吝。紫阳曰:纵识朱砂及黑铅,不知火候也如闲,大都全藉维持力,毫发差殊不作丹。事属天机,不容轻议,大意已见于羲皇作用中。明哲之士,日加九思,自然而悟。古有太上老君金丹火候秘诀一十二句,谨录于后。

诀曰

日月本是乾坤精,卦象周回甚箸明。(终坤始复,如循连环)前三五兮后三五,(前弦后弦也)五六三十复还生,(一月节气)生兮灭兮周十二,(一年节气也)十二中分二十四。(二十四气周一岁之火候也)二十四气互推迁,(周而复始)万象爻铢都在此。水银一味分为二,变化阴阳成既未,既未却合为夫妻,始觉壶中有天地。

右歌诀乃太上金口所宣,露尽药物火侯细微之旨。诏诸后来学道者,宜加敬重。如或轻慢,殃罚立见,在在处处,有神明焉!不可不慎。纯阳真人跋云:大哉十二句,契合五千言。

-曰沐浴

《参同契》曰:二月榆死,八月麦生,刑德临门,虑防危险。紫阳曰:兔鸡之月及其时,刑德临门宗象之到,此金砂宜沐浴,若还加火必倾危。故卯酉二时,宜沐浴以平之,不进火候。

一曰脱胎

渐渐大,渐渐灵,渐渐成。紫阳曰:果生枝上终期熟,子在胞中岂有殊。云房曰:孩儿幼小未成人,须藉爷娘养育恩,九载三年人事尽,纵横天地不由亲。回视旧骸,一堆粪土,功圆果满,上朝元君。可谓形神俱妙,与道合真也。

《太乙真人破迷歌》曰:

道傍逢一鱼,犹能掉红尾,子若欲救之,速须送水底。

当路逢一人,性命将沦委,子若欲救之,速须与道理。

傍门并小法,千条有万绪,真道事不多,不出于一己。

为省迷中人,略举其一二。

行气不是道,呼吸乱荣卫,咽津不是道,津液非神水。

存想不是道,画饼岂为饵;采阴不是道,精竭命随逝;

断盐不是道,饮食无滋味;辟谷不是道,饥馁伤肠胃;

休妻不是道,阴阳失宗位。

如何却是道,太乙含真气,气交而不交,升降效天地。

二物相配合,起自于元始,诧女与婴儿,匹配成既济。

本是真阴阳,夫妻同一义。所以不须休,孤阳岂成事?

出示为神仙,金丹岂容易?志士不说真,大洞隐深谊。

五行不顺行,虎向水中生,五行颠倒术,龙从火裹出,

斯言真妙言,便是太一力。

紫阳曰:休妻馒遣阴阳隔,绝粒徒教肠胃空。盖引《太一真人破迷歌》之语。辟谷故非至道然,休妻之说,其理深远。今世地狱之辈,见紫阳言此,即将金华三峰御女之卫、妄为笺注,迷惑后来,陷士大夫于地狱。殊不知太一真人与紫阳真人之旨趣,乃是身中真阴真肠交合之义也。故《参同契》曰:雄不独处,雌不孤居。又云:物无阴阳,违天背元,牡鸡自卵,其雏不全。云房曰:莫谓此身俱是道,独修一物是孤阴。白玉蟾曰:自家身裹有夫妻,说向时人须笑杀。盖为此也。紫阳曰:能将日用颠倒求,大地沙尘尽成宝。又云:若能转此生杀机,反掌中问灾变福。又曰:劝君临阵休轻敌,恐丧吾家无价珍。又云:若会杀机明返覆,如知害裹却生恩。后又诚曰:未炼还丹须急炼,炼了还须知止足,若也持盈未已心,不免一朝遭殆辱。此论防危虑险,盖转返覆之机。若色心未除,欲火下炽,则大宝倾丧,命基颓圯,到此之时,悔之何及!仆所以再此以警世之学道者,但愿俱趋正道,同证仙阶,提携后来,毋复一盲引一盲也。

《葛仙翕流珠歌》曰:

流珠流珠,投我区区,云游四海,历涉万书。

茫茫汲汲,忘寝失哺,参遍知友,烧竭汞朱。

三十年内,日日长吁,吾今六十,忧赴三涂。

赖师传授,元气虚无,

先定金鼎,后定玉炉,离火激发,坎水规模。

玉液灌溉,洞房流酥,真人度我,要大丈夫。

念兹在兹,寄吾记吾。

以此显见前真学道勤苦,未有不遇至人点化也。修炼内丹之道,药物不过铅汞二物而已,当先修人道,以忠孝为本,济物为先。宝此一身,内功外行,除嗜欲,定心气,节饮食,省眠睡。身中至药,精与气神,精不妄泄则元气混融,元气混融则元神安逸。三者既固,则鼎器渐完。鼎器既完,方可言修炼也。或问:如何是顺则生人,逆为丹母?答曰:顺者,人伦之大端,分精气以成人,精气为物,游魂为变,有身则有患,烦恼从此起也。逆者颠倒五行,和合四象,采混元未判之气,夺龙虎始姤之精,入于黄房,产成至宝。可谓无质生质,身外有身,暨乎功满德就,而证上仙焉!

 

上一篇:太上慈悲消灾九幽忏卷之五

下一篇:《玉溪子丹经指要》卷下

首页 -> 道教文化 -> 道教典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