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此页面上的内容需要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获取 Adobe Flash Player

《玉溪子丹经指要》卷下

发表于:2014-03-31            浏览次数:3071

    

张紫阳赠白龙洞刘道人歌

兔走乌飞两曜忙,始闻花发又秋霜,徒夸钱寿千余岁,也似云中一电光。一电光,何太急,百年三万六千日,其间寒暑互煎熬,不觉红颜暗中失。纵有儿孙满目前,都成恩爱转牵缠,及乎精绝身枯朽,谁解教君暂驻延。暂驻延,既无计,不免将身随逝水,但看古往圣贤人,几个解留身住世。身住世,也有方,柢为时人误度量,竞向山中寻草木,伏铅制汞点丹阳。点丹阳,事迥别,须向坎宫求赤血,取归离位制阴精。

配合调和有时节。时节正,用媒人,金公姹女结亲姻,金公偏好骑白虎,姹女常驾赤龙身,虎来静坐秋山里,龙向潭中奋身起。两兽相逢战一场,波浪奔腾如鼎沸。黄婆丁老助威灵,撼动乾坤走神鬼。须臾战罢云雨收,种个玄珠在泥底,从此根芽渐长成,随时灌溉抱真精。十月脱胎吞入口,不觉凡身已有灵。此个事,世间稀,不是等闲人得知。夙世若无仙骨分,容易如何得遇之。得遇之,宜便炼,都缘光景急如箭。要取鱼时须结罾,莫只临川空叹羡。闻君知药已多年,何不收心炼汞铅。莫教烛被风吹灭,六道轮回莫怨天。近来世上人多诈,尽著布衣称道者。问他金木是何般,噤口不言如害哑。却云伏气与休粮,别有门庭道路长。君不见,破迷歌里说,太一含真法最良,莫怪言辞多狂劣,只教时人难鉴别,惟君心与我心同,方敢倾怀向君说。

坎坤体,离乾体,乾以阳交坤而成坎,所谓流戊也;坤峡阴交干而生离,所谓就己也。万物妊娠于子,乾坤壬癸,会于北方,故曰坎官,坎官即坤官也。西南是本乡,非未申之位也。元气从此而生,赤血者,即是身中一点阳精,又曰阳铅,实先天一气耳。经曰:卓哉!真铅,天地之先,是为真铅也。离位者,即干官是也。知时采取此阳铅,以制离位之阴精,阴精即阴汞也,木液也,二物交结,而成内丹,即非世间朱砂水银,五金八石,草木有形之物。

匹配调和有时节,

药味平平,金水各半,黄婆媒合,婚冠相求,贵在知其时节也。

时节正,用媒人,

《参同契》曰:晦至朔旦,震来受符。是一阳初动时也。当斯之时,牝龙吟,雄虎啸,得媒人即自交合,媒人即黄婆也。古歌曰:三四同居共一室,一二夫妻为偶匹,要假良媒方得亲,遂使交游情意密。紫阳曰:本因戊己为媒娉,遂使夫妻镇合欢。又曰:须假媒人勾引。石真人云:阿谁知运用,大意要黄婆。然则黄婆为真土,真土即黄婆,当雄雌交会之时,刚柔相结而不可解,非黄婆不能也。实为还丹之枢纽,金水之堤防,黄中通理,正位居体,美在其中。黄婆真土,已见其大槩矣!

金公姹女结亲姻。

金公姹女,见下文释,结亲姻,即是投铅合汞。

金公偏爱骑白虎,

金公铅也,抱天一之质,本从月生而寄位于西方庚辛金,而出于坎位,故曰虎向水中生,即铅中银,黑中白,水中金也。《参同契》曰:金为水母,母隐子胎。水者金子,子藏母胞。又曰:被褐怀玉,外为狂夫。乃真铅也,实先天之一炁耳。

姹女常驾赤龙身。

姹女汞也,汞负正阳之气,本从日生而寄质于东方甲乙木,而出于离官,故曰龙从火裹出,即砂中汞,雄裹雌,太阳流珠也。《参同契》曰:汞曰为流珠,青龙与之俱。又经曰:赤髓流为汞,媳女弄明当。乃真汞也,木液是矣!

虎来静坐秋江裹,龙向碧潭奋身起,

秋江即是西江碧潭,即是东海真龙,见真虎则一起一伏,两相饮食,俱相贪便。

两兽相逢战一场,波浪奔腾如鼎沸。

古歌曰:青龙逐虎虎寻龙,赤禽交会声嗈嗈。是龙争虎战,水激火发,鼎沸暴涌,颠倒受制,时有婴儿之声。

黄婆丁老助威灵,

石真人云:黄婆双乳美,丁老片心慈,龙虎相交战,束君总不知。黄婆见前释,丁老乃文火也。阴真君曰:我为世上道无穷,不知只伏婴儿心。真漏泄天机也。
撼动乾坤走神鬼,

古歌曰:圣人夺得造化意,手搏日月安炉裹,微微腾倒天地精,捞簇阴阳走神鬼。神鬼即天魂地魄。

须臾战罢云气收,

云收雨散,万籁凈返,掌中间夹变福。

种个玄珠在泥底。

《复命篇》曰:夜来混沌撷落地,万象森罗总不知。乃一点落黄庭也。黄庭即中官黄房也,玄关也,喻如泥底也。紫阳曰:一时辰内管丹成,为一日之丹就也。日添一黍米大,渐渐成玄珠也。黄帝赤水求玄珠,非罔象无由得之,是此珠也,罔象无思无虑也。

从此根芽渐长成,时时灌溉抱真精,

三谷子曰:立基一百日,温养以周星,但当保精音神,水自滋,火自养,待其气足。

十月脱胎吞入腹,忽觉凡躯已有灵。

紫阳又曰:一粒灵丹吞入腹。又日脱胎,又曰通神圣。《参同契》曰:金砂入五内,雾散若风雨。既是内丹,如何又曰入腹入口入五内?后人疑此,便为外丹。殊不知无质生质,乃谓还丹。真一子所谓首探天地真一混沌之气,而为根基;继取乾坤精粹,潜运之踪而为法象;循坎离否泰之数,而为刑德,盗阴阳变化之机,而成冬夏。阴生午后,阳发子初,故以乾坤为鼎器,以坎离为药物,余六十卦为火候,烹炼温养,潜夺化工。如果生枝上,子在胞中,十月火侯气足,则倏尔而蜕神入真胎,与天相毕矣!故云入口入腹入五内。《参同契》曰:类如鸡子,白黑相符,纵广一寸,以为始初。四肢五脏,筋骨乃俱,弥历十月,脱出其胞。可谓无质生质,身外有身,恋故躯则困在昏衢,出泥九则纵横天地,名题仙籍,位号真人,乃大丈夫功成名遂之时也。

此个事,世间稀,不是等闲人得知,夙世若无仙骨分,容易如何得遇之。得遇之,宜速炼,都绿光景急如箭,爱取鱼儿须结肾,莫使临渊空叹羡。闻君知药已多年,何不收心炼汞铅,莫教烛被风吹灭,六道轮回难怨天。

此语警刘仙,且教其收心炼汞铅,以此见内丹须自己内炼,非假外药分晓。

近来世人多诡诈,竞着布衣称道者,问他金木是何般,噤口无言低害哑。

金木见《指要》中金木交并释云:修丹不知此,不可与语还丹矣!

却云服气与休粮,别有门庭道理长,君不见《破迷歌》里说,太一含真法最强。

旁门小法千条万绪,于金液还返内丹之道,了无干涉。所谓如何却是道,太一含真气,五星连珠,日月合璧也。内丹从此而结,法身从此而出,别无第二门也。

莫怪言辞甚乖劣,只为世人无鉴别,惟君心与我心同,方敢倾怀为君说。

规中图

规中图十二字诀序

三千六百法,养命数十家,率皆旁门,无非曲径。且如服气鼓虚腹,肘后飞金晶,吸擂运河车,闭息为火候,纳清吐浊,接境诉流,引龟转输鲈,鉴形希超脱,存顶囱,守眉心,尽是头上安头,无事起事,颠倒失序,乖于至真。遂使百脉沸腾,三田溃乱,本期永寿,反尔伤生。良由逆天地之和,不合自然之旨。故简易阅历《参同》仅三十载,颇得其奥,伸诸丹经,以其绪余,作《规中图十二字诀》,用传学道君子,以正心诚意,为主为中心柱子,处中以制外。以八字为辅,调御四时,由外以应中。上合天心,中稽人事,默符造化,顺轨阴阳,外法五行,内理五藏,以为日用循环无端也。不施为也,不存想也,晏然大定,以总元机,但要绝嗜欲,定心气,省思虑,节饮食,调鼻息,警昏睡,怪视听,养天和。于四威仪中,胳合自然,别无繁难也。已立鄞鄂者,以是契符火养圣胎,未立鄞鄂者,以是益元气,养精神,为立鄞鄂之渐。至于虚耗损失,病疾交攻,则以是驱疾固元,为补益延年,养命之术,可谓简易之门矣!

规中图

规中者,如居一规之中,不在中间,不在内外也,不泥象也,不着物也,在身中之中,意中之中,如大圆镜中之一我,但正心诚意,为中心柱子,当万虑俱泯之时,真人出现,如鱼居深渊,游泳自在,而不离方寸,即真人潜深渊,浮游守规中矣!喜怒哀乐未发,当此之时,可以居规中,浮泳而潜御四时,以正造化。四威仪中,不可失节焉!物来则应过,复居于中,切不可动着中心柱子。于中常令空虚,一尘不立,久之不纵不拘,自得受用。其要妙也,六阴归坤,万物还元,复卦始萌,长子继父体,一阳潜动处,万物未生时,皆从这裹起,便是作用处。当斯时也,踟趺大坐,凝神内照,调息绵绵,默而守之,则一炁从虚无中来,杳杳冥冥,无色无形,兆于玄冥,坤癸之地,生于肾中,以育元精,补续元炁,续续不耗,日益日强。始之去病,次以返婴,积为内丹之基本矣!土展真人云:所谓是元炁,补元炁,岂是凡砂。此补益之上法也。朝屯者,体君子经纶之始,是万物萌芽之初,仁之端也。子时其始生之炁在肾,是不召而自来,宜宝而养之。调息无令耳闻,但听其悠悠绵绵,合乎自然,与天地秦钥相应,久之则肾炁合心炁,二炁交感,以降甘露,而产玄珠焉!暮蒙者,蒙以养正,圣功也,不失赤子之心也。午时其始生之炁在心,无思无虑,寂然不动,冥心内照,以合之。是宜静坐以敛之,久之则心炁自合肾炁,而成既济之功焉!人居三才之一,一身与天地等,故与天地之炁相应,真一之精相符。人之元炁八百一十丈,橐钥相似,所以元炁大运随天,小运随日,但人不能体法天地,以致断丧伤败,精神迷乱,自与之违,岂天地违之也哉!若能顺其理,挃其机,则可以符化工而为修丹,内炼长生久视之道也。除人之外,总皆禀浊混淆,而在元炁中,均为化物耳。又安能御元炁者哉?《参同契》云:春夏据内体,从子到辰巳,秋冬当外用,自午讫戌亥。又云:赏罚应春秋,昏明顺寒暑,爻辞有仁义,随时发喜怒,如是应四时,五行得其理。故以子丑寅为春,卯辰巳为夏,午未申为秋,酉戌亥为冬。子丑寅应春木用事,木主仁,万物发生之时,故熙和二字,养之熙熙然,如春登台。和者美也,黄中通理,正位居体,畅于四肢,发于事业,美之至也。如婴儿之未孩,号而不嘎,和之至也。未知牝牡之合;而翘?作,精之至也。卯辰巳应夏火用事,火主礼,万物茂齐之时,故以一中和二字养之,既和矣,无大过无不及,是谓之中,始得情性优游而无荡泱也。午未申应秋金用事,金主义,草木黄落,万物收成,故以敛静二字畜之,以遂万物之情。酉戌亥应冬水用事,水主智,万物归根,元气始肃,故以敛肃二字以藏之,以应天地之气。《参同契》云:真人港深渊,浮游守规中。真人者,即我之一真,凝则为神,用则为心,静则为性,非动非静,虚则灵通,亦名真心,游泳于规中,在方圆规矩之中,为造化之主,运移不失,中应四时,有信育之,而为真土。发号施令,亭育元气,制养元精,化生纯粹,综五行而不武,以通天地之和,故正心诚意,乃能无私。始得乾坤泰而坎离交,阴阳和而万物得,三光合度,以致太平。然后国富民安,而百骸俱理矣!

解纯阳真人给园春并序

纯阳妙道真人《沁园春》一词,诀尽还丹至理,天下播传。注释虽多,不免迂阔,岂知些子神仙法,不在三千六百门。如是,则当以心会心,以意会意,倘到个中之趣方,信出于自然。可谓要道不繁,工夫容易,离诸疑网,入众妙门。某辄成七言四句,通寗真人诗一绝,共一十六首,按二十斤之数,直下脚注,用发玄机。览者幸详味之,举一隅则头头俱是。咸淳丙寅,修楔宜春晚学玉溪子序。

沁园赛

拈起话头便是道心事。咦!

好天良夜清明侯,赤子婴儿混沌时,

自得无弦琴裹趣,官商不许外人知。

七返还丹,金归性初,便是七返,得土成功,号曰九还。

情归性海称交并,炉冶金华号返还,

混养全资真土力,炼成灵质出尘寰。

在人,大道只在己身,内丹须是百炼。

太一分三人得一,大药只于身内觅,

可怜万万与千千,尽把将来为乐逸。

先须炼己待时。炼己先要降心,采药自有时节。

拨转机关与俗乖,怡心寂澹似婴孩,

细看造物本无物,春到江南花自开。

正一阳初动,坤变成复,复其见天地之心乎!

静坐蒲团绝所思,神庐出入渐迟迟,

氤氲暖气回天谷,知是一阳来复时。

中宵漏永,中宵便是午夜,漏裹始觉更长。

濒气腾腾万籁清,身中冬至恰三更,

可人风味孰能会,时听铜壶滴漏声。

温温铅鼎,鼎鼎非金鼎,炉炉非月炉,离从坎下起,兑在鼎中居。

玉兔汤煎濡沸驰,金炉火炽转光熹,

杳冥谁识无中有,内蕴金华是圣基。

光透帘帏,元神阳生,神光闪烁,冥心内照,一归冲漠。

始青一炁色非色,出彼龙楼归凤阙,

瑠璃箔下烛交辉,妇练江头雨初歇。

造化急驰,夫妇归室;月到阳官,桃花浪裹,龙虎相逢。

红黑相投世莫猜,全凭戊己作良媒,

溶溶一掬乾坤髓,着意求他啜取来。

进火工夫犹斗危。水中火发,雷裹花开,一意堤防,稳着方便。

鸿蒙官裹气氤氲,红杏枝头二月春,

但把金关牢锁闭,转机总是屋中珍。

曲江上看月华莹静,有个乌飞。

牛女缘情,道本龟蛇,类禀夫然,阳乌遇朔合婵娟,二气相资运转。此是铅汞相投,莫认是小肠九曲。宵真人诗云:曲江之上鹊桥横,牛女情缘,道本是也。大药金丹自此生,不信但敲甲乙户,双童自解教君行。甲乙户即如戊己门。此内理至深远,笔舌难宣,但只是一身中事。

咦!要知山下路,但问去来人。

当时自饮刀圭,二土便是戊己,金刀即是铅汞。

龙盘虎踞镇中央,离坎交并日月光,

饮罢醒酬归洞府,华池郁郁藕花香。

又谁信无中养就儿。身裹阴阳,壶中日月,一切仙圣,元来无别,不个中人,教我如何说?

精养灵根气养神,化滋铅汞孕真身,

恍然透出泥丸顶,始信神仙不误人。

辨水源清浊,木金间隔,不因师指,此事难知。铅沉银浮,清在上,浊在下,清为金华,浊为铅质。以金华合木液,用铅之妙诀也。二物会则情性混融,黍珠成则金木间隔,不因师指,此事难知。
清浊沉浮共一源,取清拾浊更玄玄,

混融间隔须分判,妙在师真一语传。

道要玄微,天机深远,下手速修犹太运。

学到知羞处,方知艺不精。白云先生所谓毁之者如持巨蒂,以扫昆仑;味之者类鸿鹄之饮沧海。井蛙篱鹦之见,岂知海阔天高耶!勤而不遇。终须遇,遇之不炼更愚痴。当惜分阴,莫教虚度,直须猛省,急急修持,宝珠入手几时明,庵子坏了如何造?

黍米珠中世界宽,仙真勃勃入其间,几多未遇徒瞻仰,空叹天高不可攀。长春真人诗云:日月忽忽顶上飞,光阴忽忽眼前移,回头返顾即成老,下手速修犹太迟。绍兴间,宜春城南魏安抚家多阴隐,一日有异人直入书齐中,呼安抚可来就语。时魏昼寝,左右不敢以白,乃题一词于壁而去,名《苏幕遮》。魏起,见而悔甚,使人寻觅,竟不可得。词日:水中金冲牛斗,玉锁金关,护法灵童守。赤水丹台。龙虎走,万象森罗,勃勃投珠。。饮灵源明火侯,太一炉开,丹熟神光透。浮名浮利终不久,下手速修,穷取无中有。

蓬莱路,仗三千行满,独步云归。

《虚皇经》云:几欲修道,建功为先。是以诸天上帝,天帝高尊,诸天真人,诸天神仙,咸以功勤,超圣真位。诸天记功,世间学人修真志恪,功满德就,凡蜕为仙,仙化为真,真人无碍,洞合自然。消则为气,息则为人,神通自在,变化无形,飞行三界,出幽入冥。修炼之士,始则惜精爱气,柄心凝神,自立基温养后。乃入室三千,内功不可少亏,以至分胎纯熟,超脱朝元,尤资外行,以符天道。是以功不厌多,行不厌广、是以功满三千,大罗为仙,行满三千,大罗为客。锺离祖师云:有功无行如无足,有行无功足不前,功行两全足自备,谁云无分作神仙。且修真得道,先居蓬莱、方丈、瀛洲,得为散仙,太一元君乃召受图,名题仙籍,以次阶升之跻圣位,上朝玉帝,位号真人。更须接引后来,溥行开化,至无修证处,乃曰自然。高真诗云:十月分胎火侯捐,内功时计已三千,更资外行符天道,超脱朝元证上仙。全真瓦张真人道成之日,作《解佩令词》曰:修行之士,功勤不小,识五行逆顺类倒,妙理玄玄。玉炉中龙蟠虎踞,金鼎内炼成至宝。阳神离体,杳杳冥冥,剎那问游遍三岛。出入纯熟,按捺住,别寻玄妙,合真空,太虚是了。

密语诗五首

其一

嘘呵三尺觅无踪,放去收来疾似风,

十万人中提一二,的将此道付于公。

其二

伸如惊电圆如月,不是男儿莫近前,

证佛成真须用此,这些微妙要师傅。

其三

斩钉截铁剖昏迷,妙用纵横得自师,

适意归来盈袖裹,摩娑恩养作孙儿。

其四

光芒焰焰逼人身,骨悚毛寒作么生,

果是男儿应不怕,一挥当下见真情。

其五

十万人中一二人,一挥要合圣贤心,

赤童显出英灵瑞,枯木开花铁变金。

赞纯阳仙像

至德难名,元功不宰,偈诵何劳称赞。皇天无私,惟德是辅,圣师因不远焉。仙姿凤质,命世之真儒,月相虬髯,大唐之宦裔,柢因惊觉黄粮梦,截断输迥生死关,丹成只要度人,位重每来援溺。下南州则金铅木汞,游汴京则玉液苏迦。流一振为全真,则亿兆苍生赖其休;垂三剑为箴规,黝百千弟子蒙其爱。有时白苹红梦,有时紫府清都,放下般般见太虚,依旧立侍通明殿。率土想其丰度,寰区昭著灵踪。郭上鳌久欲归来先生自谓也。彭道人尚希点化。即彭冲阳也。

老谬累劫,习气缠绵,有识以来,殊不量力,无所不好,独于仙佛之道,未暇问津。前辈长沙宦裔岳君素蟾,与吾同好,遂为忘年交。素知其与彭冲阳、胡古蟾三人法友,同受玉溪先生金丹口诀。一日因话边扣及,即慨然立谈,平日访友寻师,不惜身命,后遇玉溪老师,吾与子平日无非淡好杂卫,学道自有时节因绿,子既及此,则唯其时矣!少俟吉日传授。遂于甲子辰中,密指数语,谩试为之。未及一月,丹道即验,所谓金光遍体,琼楼绛阙,龙虎婴姹,须臾恍惚,分明呈现,岳君闻之,因扪泪叹曰:吾闻道以来,身品肉病,不能收足,故于进火工夫,尚未下手。子夙有仙骨,非细事也。吾不敢为汝师。且指彼中一人,绝肖玉溪先生者曰:但加衣冠,以写先生小像师事之。而尽以先生手泽及今十书,严加付嘱。既而又闻薄识束总管云:先生曩尝柄述吾家,吾父安抚任满,同载归淮先生宿食于厨船中,而以铁索带于坐船之后,将及真州,忽焉风涛大作,铁索截断,人船什物尽入洪波而没。越二日,则先生手挟小衣包诣扬子桥。织舟之次,与吾父面别而去。始知先生得入水不溺之道,皋家叹息不已。吾自受授,迄今五十五载,今及九旬,勉貌仙像于十书序尾,并寿诸梓,用广其传。至正十四年月日,中阳王珪君璋焚香敬书。

玉谿子丹經指要卷下竟

 

上一篇:《玉溪子丹经指要》卷上

下一篇:胎息经注

首页 -> 道教文化 -> 道教典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