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此页面上的内容需要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获取 Adobe Flash Player

万景元:道教与轮回观

发表于:2013-11-19            浏览次数:1863

    


一、先秦国人的生死观

    《尚书·盘庚》云:“失于政,陈于兹,高后丕乃崇降罪疾,曰:‘曷虐朕民?’”《尚书·盘庚》是记载盘庚迁都时候,对臣僚王公的训诰,其中就提到先王,盘庚告诉这些诸侯王族,如果你们不迁都的话,先王就会降罪于你们,说你们虐待了他的子民。

    《诗》称“三后在天”,认为人死之后,魂魄会在天上继续注视着下界的活动。足见夏商周,我国就相信人死之后,会在另外一个世界存在。殷商尤其笃信鬼神,然而不免于败亡,周人吸取经验,反思这个问题,于是对于鬼神之说,固然注重,但是更加注重现实。这点体现在他们对待祭祀的态度上,《白虎通》云:“夏后氏教人以忠,故先明器,以夺孝子之心也。殷教以敬,故先祭器,敬之至也。周人教以文,故兼用之,周人意至文也。孔子曰:‘之死而致死之,不仁而不可为也;之死而致生之,不知而不可为也。’故有死道焉,以夺孝子之心也;有生道焉,使人勿倍也。”周人对于鬼神的态度是两可的,孔子曰:“吾欲言死之有知,将恐孝子顺孙妨生以送死;吾欲言死之无知,将恐不孝之子弃其亲而不葬。”

    《韩诗外传》也说:“鬼者,归也。精气归于天,肉归于地,血归于水,脉归于泽,声归于雷,动作归于风,眼归于日月,骨归于木,筋归于山,齿归于石,膏归于霞,毛归于草,呼吸之气复归于人。”《礼运》则说:“魂气归于天,形魄归于地”。认为人死之后,会回归自然。所以庄子在其夫人死后,鼓盆而歌,说:“是其始死也,我独何能无概!然察其始而本无生;非徒无生,而本无形;非徒无形也,而本无气。杂乎芒芴之间,变而有气,气变而有形,形变而有生。今又变而之死是相与春秋冬夏时行也。人且偃然寝于巨室,而我叫叫然随而哭之,自以为不通乎命,故止也。”

    然《楚辞·招魂》篇中,为招楚王之魂,描写外地之苦难,楚国的种种美好,此为文学作品的浪漫主义想象,然而顾炎武先生认为是后世地狱说之张本。而《左传》中,也记载了一些亡魂显灵的故事,这些虽然为不经之说,但是也可以反映当时国人的某些观念。

    《庄子》云:“鬼者,归也。”“生为徭役,死为休息。”《庄子》又云:“生者,假借也。假之而生生者,尘垢也。死生为昼夜。”


    

    又俄而子来有病,喘喘然将死。其妻子环而泣之。子犁往问之,曰:“叱!避!无怛化!”倚其户与之语曰:“伟哉造化!又将奚以汝为?将奚以汝适?以汝为鼠肝乎?以汝为虫臂乎?”子来曰:“父母于子,东西南北,唯命之从。阴阳于人,不翅于父母。彼近吾死而我不听,我则悍矣,彼何罪焉?夫大块以载我以形,劳我以生,佚我以老,息我以死。故善吾生者,乃所以善吾死也。今大冶铸金,金踊跃曰:‘我且必为镆铘!’大冶必以为不祥之金。今一犯人之形而曰:‘人耳!人耳!’夫造化者必以为不祥之人。今一以天地为大炉,以造化为大冶,恶乎往而不可哉!”成然寐,蘧然觉。

    先秦之道家认为生死好比事物的两个面,“生者,时也;死者,顺也。”生是自然的自然,做人是偶然的,死是必然的。“生非汝有,是天地之委和也;性命非汝有,是天地之委顺也;子孙非汝有,是天地之委蜕也。”人来自于自然之中,与物具化,死后复归于自然。是以古人称死又叫“物化”,古诗云:“奄忽随物化,荣名以为宝”。至于死了之后是什么境界,庄子似乎并不认为人死之后还有知觉,所以他对待自己遗体的处理很坦然。道家认为人死之后,尘归尘、土归土,尸体被微生物分解,在大自然中,得到永生,并没有轮回投胎的说法。这种永生,也不是灵魂的永生。

    关于这个问题,清代大儒戴震在《孟子字义疏证》一书中也有详尽之阐述,云:“孔子曰:‘原始返终,故知死生之说;精气为物,游魂为变,是故知鬼神之情状。’人物分于阴阳五行以成性,成是性斯为是才以生,可以原始而知也;形蔽气散而死,可以反终而知也。其生也,精气之融以有形体,凡血气之属,有生则能运动,能运动则能知觉,知觉者,其精气之秀也,是谓神灵。《左氏春秋》曰:‘人生始化曰魄,既生魄,阳曰魂。’魂魄非他,其精气之能知觉运动也。至于形敝而精气犹凝,是谓游魂,言乎离血气之体也。精气为物者,气之精而凝,品物流行之常也;游魂为变者,魂之游而存,其后之有敝而有未敝也,变则不可穷诘矣!彼(笔者按:此处所谓彼,乃戴东原所谓之异端,佛老是也。)有见于游魂为变,而主其一偏,昧其太常,遂以其能盗天地生生之机者,为己之本体,非圣人不知不言,独彼能顿悟得之也。彼之以神先形气者,圣人所谓游魂为变中之一端耳。”戴东原之书,原始反终,推究秦汉之前,华夏固有之理念,剔除佛教之干扰,高屋建瓴,论据充分,可以钳寄托者之口矣!然而其书以佛老同称,则笔者不敢苟同也。

    大抵先秦时期,华夏民族对于人死之后的情况是分为三种的,一是像殷商之民那样,认为死后有知的;二是孔子的两可的态度;三是认为人死之后,复归于自然,这个是儒道两家都认可的。但是并没有轮回转世的说法。而儒学的本质里,似乎更相信现实社会的力量,对于鬼神之力,则不甚重视。他们认为“天聪明自我明聪明”,命在天也在自己,跟在自己手中。所以中国人受儒学影响,本身对于鬼神不甚相信的,孔子说:“敬而远之。”所以就更遑论轮回之说了,更加是“不知生,焉知死?”对于这些问题,国人是不甚关注的。

二、两汉道教的死后世界

    《太平经·事死不得过生法第四十六》云:“人生象天属天也,人死象地属地也。天,父也;地,母也。事母不得过父。生人,阳也;死人,阴也。事阴不得过阳。阳,君也;阴,臣也。事臣不得过君。”《太平经》认为生为阳,死为阴;生人为阳,鬼为阴。从阴阳理论出来,认为天尊地卑,不能事鬼过于生人。对待父母六亲,在世的时候要对他们好,如果在世的时候不能尽孝道,死后却致太牢之祭,何益于枯骨乎?这点,宋朝大儒欧阳修公,也是持如此观点的,所谓“祭而丰,不如养之薄也。”

    太平道认为如果事死过生的话,那么是违背人道的,是逆政,是逆气。“事阴反过阳,则致逆气。事小过则致小逆,大过则致大逆。名为逆气,名为逆政。其害使阴气胜阳,下欺其上,鬼神邪物大兴,共乘人道,多昼行不避人。”如果违背人道,事死过生,则会使得鬼道横行,邪物兴起。“仙道贵生”,从某种角度看来,其实是华夏民族注重现实社会的观念。有些外教徒,不珍惜生命,追求死后之极乐,这点在古人看来是不可理喻的(今佛教奉亡者之秽物,以为舍利至宝,乃事死甚于事生也。《太清玉册》有论)。

    但是太平道也不否认死后魂魄的存在,《太平经·葬宅诀第七十六》云:“葬者,本先人之丘陵居处也,名为处置根种。宅,地也,魂神复当得还,养其子孙,善地则魂神还养也,恶地则魂神还为害也。五祖气终,复反为人”云云。所以太平道主张择善地而葬,这样的话才可以荫蔽子孙。

    《史记·孝武本记》: “齐人少翁以鬼神方见上。上有所幸王夫人,夫人卒,少翁以方术盖夜致王夫人及灶鬼之貌云,天子自帷中望见焉。”则古人于人死之后的魂魄存在,尚且深信不疑。我认为这里有情感的成分,而不完全是理性的考虑,有时候宁可相信她是真的。

    东汉末年,张道陵祖师创教于蜀中,是为五斗米道五斗米道典籍《老子想尔注》云:“太阴道积,炼形之宫也。世有不可处,贤者避去,托死过太阴中,而复一边生像,没身不殆也。俗人不能积善行,死便真死,属地官去也。”又云:“道人行备,道神归之,避世托死过太阴中,复生去为不亡,故寿也。俗人无善功,死者属地官,便为亡矣。”天师道认为人“行道则生,失道则死”。行道之士的死,是假象,他们经过太阴之宫,然后再投胎做人。而无道之人,死则归于地官,这里地官其实是大地之神,是人死之后复归于土的意思,是真正的消失了。五斗米道认为,无道之人是没有来世的,只有修仙道的人才有来生,当然来生也并不是道教的终极追求,道教之终极追求在于长生。

三、《真诰》反映的冥界

    自东汉时期,白马驮经自天竺而来,从此佛教思想在海内传播,但是影响并不大,魏晋时期的佛教徒尚且是附会于老庄,桑门自称也是道人。然自五胡乱华之后,胡人崇信佛教,自此则佛教才真正开始流行于海内。

    《真诰》云:“若其人暂死适太阴,权过三官者,肉既灰烂,血沉脉散者,而犹五脏自生,白骨如玉,七魄营侍,三魂守宅,三元权息,太神内闭。或三十年二十年,或十年三年随意而出。当生之时,则更收血育肉,生津成液,复质成形,乃胜于昔未死之容也。真人炼形于太阴,易貌于三官者,此之谓也。”则上清派所认为的太阴炼形,并不是投胎做人,而是尸体不腐朽,而可以复聚为人也。道士修太阴炼形者,暂到太阴(阴间),或十年五年,可以随意复活。

    《真诰》又云:“世有下土恶强之鬼,多作妇女以惑试人。”上清派认为世间有鬼,鬼有善恶也。即是人死之后,灵魂会继续存在。而天师道传有天蓬咒,乃是杀鬼之咒语也。《云笈七签》又称之为北帝神咒之法,“北帝神祝之法,若非制鬼神,常持者,可微微而诵,自然除秽恶、灭三尸、消故气,鬼魅邪精永不敢近。久久持之,北帝每差天丁待卫”。而《登真隐诀》中已经有酆都六天宫的记载,认为人死之后归于酆都,道士若知酆都六天宫之名,则鬼邪不敢侵犯。

    《真诰》又云:“有用力于百鬼骋帅,御于天威者,宜须此诡。地下主者,解下道之文官;地下鬼帅,解下道之武官。”认为地下世界,也有文武官员。

    《真诰》又云:“许贱者,戴石子之女也,为仇家薛世所说,又世啥贱抱小儿阿宁,贱今在水官,与儿相随,骸骨流漂,亦讼在三官,求对考今生人也。”《真诰》记载人死之后,受三官管辖,若冤屈之魂,则会在三官处鸣冤诉讼,报对生人。道经所谓冢讼者,就是阴间的诉讼波及于生人的意思。其来源于此也。

    《真诰·稽神枢第三》云:“鬼官之太帝者,北帝君也,治第一天宫,总主诸六天宫…鬼官北斗君,乃是道家七辰北斗之考官,此鬼一官又属九辰之精,上属北辰玉君。”认为鬼界之职司,以北帝为君。又有北斗君者,因为古人以北方属阴,又葬于北郊的习俗。然而早在汉朝就有“泰山治鬼”的说法,认为人死之后,魂魄归于岱岳。陶弘景曰:“《消魔经》云岱宗又有左火官,右水官及女官,亦名三官,并主考罚。今三茅君通掌之,大君为都统,保命为司察矣。所以隶仙官者,以为天下人不尽皆死,其中应得真仙,则非北帝所诠,或有虽死而神化反质者,如此皆在真仙家简箓,故司命之职,应而统之也。”即认为北帝所掌管的是死魂,而有的道士虽死而不当亡的,也就是尸解仙人,则非北帝所统管,乃有司命之神掌之也。

    《真诰·阐幽微第一》云:“酆都山在北方癸地,山高二千六百里,周回三万里。其山下有洞天,在山之周回一万五千里。其上其下,并有鬼神宫室,山上有六宫,洞中有六宫,辄周回千里,是为六天鬼神之宫也。山上为外宫,洞中为内宫,制度等耳。”此为道经首次确切记载冥界之状况,酆都山不是海上仙山,乃是鬼魂聚集之地也。

    又云:“人初死,皆先诣纣绝阴天宫中受事,或有或有先诣名山及泰山江河者,不必便径先诣第一天也。要受事之日,罪考吉凶之目,当来诣此第一天宫耳。太杀天宫主杀鬼,是第二天也,卒死暴亡又经於此也。贤人圣人去世,先经明晨第三天宫受事,祸福吉凶宿命罪害由恬照第四天宫,鬼官北斗君治此中。鬼官之北斗,非天上之北斗也,鬼官别有北斗君以司生杀耳。鬼官之太帝者,北帝君也,治第一天宫中,总主诸六天宫。余四天宫,其四明公各在其中。治二天宫輒立一官,六天凡立為三官,三官如今之刑名之职,主诸考谪,常以上属真仙司命兼以总御之也,并统仙府,共司死生之任,大断制皆由仙官。”而这些鬼官,则多有历史上圣贤之人担当的,大体也算是神人之类了。

    魏晋另外一位道教宗师葛洪,也认为世间有鬼。当时都不见后世十殿阎王的记载,也没有有佛教所谓的因果报应、六道轮回之说。

四、《道要灵祇神鬼品经》说鬼神之事

    《太上太真科上经》云:“凡鬼无精粗,至满七世,善恶各绝。善鬼升上鬼仙箓中,恶鬼经历刀山剑树之考,骨骸烂尽,方入溟泠地狱,万劫无生。”

《授仙道经》云:“四方铁围山,山外甚广。太上老君怜悯好生,故成铁围山,隔断诸恶鬼,不使来害人。”

    《明真科经》云:“无极世界,男女之人,生世恶逆,诅咒善人,叫唤神鬼,质誓三官,死受恶对,魂鬼囚徒,流泻三官五岳之中,一日三掠,痛毒难言。”此为道教记载鬼魂受阴间报对的文字。这些在先秦典籍中是没有,大抵以神道设教,所以警示信徒,不敢为非作歹。和先秦的劝善不同的是,先秦的劝善乃在于承负,“积善之家必有余庆,积不善之家必有余殃”。劝人行善,为子孙积德。天师道认为,恶人一死复归于大地,没有再生的机会,这里则说人不行善,则死后难逃鬼神之责罚,此为区别也。然亦言三官考校,不失道教色彩,从此亦足见当时三官信仰之浓厚也。

    《太上真科经》云:“人生于世,扰扰蠢蠢,正如小虫。生竞贪食,死为恶鬼,吞火咽炭,尸祥浮游,还家觅食。”这些则已经具备因果报应的雏形了。我们甚至很难说,这些是否为受佛教之影响,抑或是道教对于这个问题探讨的日益深入,而自然形成的。

五、《太上说转轮五道宿命因缘经》及其他有关宿命轮回的典籍

    《太上说转轮五道宿命因缘经》曰:“道言:今身为人姝美者,此人先身恭敬人故。今身为人丑陋者,此人先身喜嗔恚故。今身为人无所知者,此人先身不学问故。今身为人颛愚暗塞者,此人先身不教人故。今身为人瘖瘂者,此人先身无辜谤毁人故。今身为人聋盲者,此人先身不喜看经,不肯听经故。今身为人奴婢者,此人先身负债不偿,亦不礼三宝故。今身为人丑黑者,此人先身遮翳光明故。今身生在倮国人中者,此人先身轻衣裸露唐突精舍故。今身生在马蹄人国中者,此人先身布施作福还悔惜心故。今身生麞麂鹿中者,此人先身意惊恐人故。”

    将今生之一切,与上辈子联系起来,谓之三世因果。这个是汲取的佛教的因果报应思想。而此经的主旨在于通过宣扬因果报应,教人恭敬三宝,积极布施。非道教之正统思想。《岘泉集·三元普度说》又认为,人之所以有轮回辗转,就是因为心性不清净,有执着,只有心念清净,才可以脱离轮回。受佛教影响甚深。

    《天皇至道太清玉册·禁说因果》云:“唐武宗曰:昔在梁武天监间,立义学生之名,每人要编捏地狱因果之事十篇,狂惑世人,以化愚俗而求布施,共八百余条,散在法苑珠林等胡书之内。原有经教之传,囱祖跌足,持钵乞食,而为修行之事,岂有狂惑世人而求财利者?其世之愚夫愚妇,莫不俱之,乃倾财荡产而施之者有之,而道家乃中国圣人之道,切不可言神鬼妖异地狱因果之事,沿街抄化,玷辱宗风,此乃无籍小人无耻之徒,非中国人之所为,大宜禁革。”臞仙认为,因果故事很多是梁武帝期间编造的,目的是为了让愚俗之人拿钱出来供养寺庙和尚等。如果道士讲因果,则玷辱宗风。

    那么道教居士如果供养三宝,又有什么好处呢?《天皇至道太清玉册》云:“是书之作也,除章闻天阙,表陈南极。凡下士有刊行是书者,悉免过愆,纪功一级于本命数上,增寿一纪,福昌三世。”这个是极具道教色彩的劝善。

余论

    因果轮回,本是佛教的说法。先秦道家如庄子者,并不认为死后有灵魂,而天师创教,则认为只有善人才有来世,是故有种民之说。至于陶弘景上清派则有酆都六宫等管辖鬼魂的职司,虽然有三官负责判断鬼魂在阳世没有了决的恩怨,但是也没有因果轮回之说。是故臞仙朱权在《天皇至道太清玉册》中明白指出因果轮回是佛教的说法,然而张宇初天师在其《岘泉集》中又认为有因果轮回,此为道教受佛教心性说而产生的观点,和内丹学的兴起有关,如紫阳真人白玉蟾真人,他们的内丹理论中都多少带有佛教的色彩。

    但是我们又不可不知,唐朝、魏晋以前的道教,究竟是如何描绘死后之世界,以及如何认识生死问题的。不能只知道因果轮回,现在的很多道友都这么说的,就认为以前祖师真人也是这么说的,这就不对了。

主要参考文献

《无上秘要》、出自《中华道藏》第二十八册

《三洞珠囊》、出自《中华道藏》第二十八册

《白虎通疏证》、清·陈立撰、中华书局、1994

《孟子字义疏证》、清·戴震、中华书局、2011

《道要灵祇神鬼品经》、出自《中华道藏》第二十八册

《真诰》、南朝梁·陶弘景、出自《中华道藏》第二册

《南华真经注疏》、郭象注、成玄英疏、中华书局、1996

《尚书古文疏证》、清·阎若璩、上海古籍出版社、2010

《登真隐诀》、南朝梁·陶弘景、出自《中华道藏》第二册

《太上说轮转五道宿命因缘经》、出自《中华道藏》第六册

《天皇至道太清玉册》、明·朱权、出自《中华道藏》第二十八册

本文作者:万景元    原文曾发表于《恒道》癸巳年夏季刊


上一篇:邱大真人与燕九节的来历

下一篇:道教义理之学的特征与亮点

首页 -> 道教入门 -> 道教常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