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此页面上的内容需要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获取 Adobe Flash Player

道教义理之学的特征与亮点

发表于:2013-10-19            浏览次数:1243

    

——《道教义理学综论》之一章(六)  李养正

七、道教义理之学的特征与亮点

道教是自汉代以来一直盛行于我国的一大宗教。在我国历史上,与儒学、佛教鼎足而立,并称“三教”。现在我国流传有佛教、道教、天主教、基督教、伊斯兰教等 五大宗教,其中唯道教是在我国土生土长的宗教,其他都是外来宗教。正因为它是在神州的大环境中吸吮中华民族的人文乳汁土生土长的宗教,故而它具有着中华民族传统人文的内涵特质与外层表现特色。比如:

(一)道教义理具有鲜明的民族性

以“道”为根基,具有很强融摄性的道教,凝聚了我国古代诸子百家文化中的神秘主义思想因素,营构成了它五大部类的多元义理体系,鲜明地显现了它与中华民族传统文化紧密相关联。道教肇始于西汉成帝时齐人甘忠可传播太平之道,正式完成于东汉顺帝时沛人张道陵在鹄鸣山创立天师道五斗米道)。它主要的思想渊源,最古是殷商时代的鬼神崇拜,继之是战国时期的神仙信仰及两汉的黄老道,是我国古代社会宗教意识的延续和发展。我国古代社会传统的宗教意 识“天人合一”、“天人感应”,以及儒学谶纬之说、墨家天志明鬼、易学与阴阳五行说之变化论等神秘主义色彩较浓的思想,都是道教确立教理教义的泉源。道教 在成长过程中,还吸取了巴夷少数民族的巫觋之风、古医药学、养生学、原始冶炼学、民间音乐、绘画雕刻以充实自己的教义。道教还依据我国封建社会传统的伦理纲常,制定清规戒律,形成自己的宗教道德;仿效儒家礼法,制定了自己的斋醮仪式。概言之,它的哲理乃取源于老庄道家之学,其养生方技之术则源于古代方仙 家,其祭祀之仪则源于古代宗法宗教之礼乐文明,其象教之说摄之于《周易》之学,其社会伦理规范则取源于儒家之纲常,其持行之规戒则取源于古代墨家之风。如是等等,可以说道教义理是中华传统文化的一部分,换句话说,我国传统文化也部分存载于道教义理之中。这种鲜明的人文民族性,是一接触道教便可以明显感觉 的。

在社会生活中,道教义理有着多种多样的表现形态,它围绕宇宙本源、神与人的关系、形与神的关系、仙境与阴曹、善与恶、因果报应、神的灵验等命题,在道功、 道术、道仪等多方面论证道教的真理性。道教关键是用宗教观点论证“道”是宇宙本原,有巨大的能量和无上的权威,“道”决定宇宙的一切;人得到了“道”,也 就可以自己主宰自己。宗教是人类社会历史发展的产物,它始终是不脱离社会、不脱离人群的,它对人们宇宙观、人生观、思想情感发生着强烈而深远的影响,教徒因共同的信仰、共同的心理和情感,自己会凝聚为一种社会组织实体,由松散的联络而结成为有严密组织系统、有自己严格纪律的教派或统一的教会团体。从而产生 教职人员、教阶体制、共同的规范,有着共同的政治、经济利益,共同的命运与荣辱感,多方面与社会生活发生直接或间接的联系,也多方面影响社会生活。

道教作为社会的意识形态及社会实体,不是僵化不变的,它与社会相应演变,同时也反作用于社会的政治、经济、文化、民俗,在一定程度上对社会发展产生影响。 道教在我国已盛行近两千年,与我国社会生活有密切联系,而且已发生广泛而巨大的影响。有卷帙浩繁的《二十五史》及浩如烟海的史料记载在册,这是谁也抹煞不了的历史事实。我以为研究中国社会发展史,特别是文化思想史,不能轻忽对道教文化的研究,不能漠视道教底蕴及其表现形态的鲜明民族性,否则既不能全面地、 中肯地认识我国社会发展的历史,特别是传统文化发展史,同时也不能正确认识和正确对待现在仍然盛行于大江南北、海峡两岸的道教,以及道教在社会生活中存在的多方面的问题。

鲁迅1918年8月20日《致许寿裳》的信中说:“前言中国根柢全在道教,此说近颇广行。以此读史,有多种问题可以迎刃而解。”我以为这段话是卓识而深刻的,对我们很有启发作用。

(二)独特的“仙道”,具有鲜明的“唯生”理念和寓“道”于“术”的特色

道教是重视生命价值的宗教。一般说,人世是多灾多难的,有的宗教把人世比作苦海,人生是在苦海中挣扎,诱导苦难者把对幸福的想往寄托于彼岸天国,企望灵魂 得救、来生幸福或进入永远极乐的境地,而道教的人生观则大不相同,认为能生活在现实世界是一种乐事,死亡才是最痛苦的。因而它主张乐生、重生,为生存而斗争,鼓励人们不屈服于天命,要循道修炼性命,争取延年益寿,最高理想是长生久视。这种重视生命价值的教义,也是道教一大特点。近代学者傅勤家在《中国道教 史》中说:“儒畏天命,修身以俟;佛亦谓此身根尘幻化,业不可逃,寿终有尽;道教独欲长生不死,变化飞升,其不信业果,力抗自然,勇猛何如耶!”(见该书 第214页)

道教之“仙道”,本为战国时代的方仙家之遗绪,道教在形成与发展过程中,继承并拓展了其追求长生久视的术说,重视生命价值,强调“仙道贵生”,热情寻求能 够使人长寿的方法和技术,构建了所谓道功道术的体系。从理论上讲,道教强调生道合一,形神相须,欲长生则必须安神固形,以性功修性,命功炼形。其炼养之术有外丹、内丹、服气、胎息、吐纳、服饵、辟谷、存思、导引、守一、行气、动功等等。俗话说,“道寓于术”、“道无术不行”,道教把古代社会的早期科技,特别是养生、健生术皆融摄进来,加以道教神秘主义性质的解释与发挥,从而使“术”从属于其“道”理,即以其义理驾御其“方法”与“众术”。故而显现出道教义理有“道”寓于“术”、“术”含“道”理,两者整合为一体的特征。我国现代著名学者冯友兰和英国著名学者李约瑟关于“道教是世界上惟一不太反科学的神秘主义体系”(见李约瑟《中国科技史》第2册《道家与道教·绪言》)的观点,便正是注意到《道藏》中包含有十分丰富和珍贵的古科技资料而引发产生的。

(三)道教义理具有体贴人情和重视人与物之间紧密关联的“人本”因素

道教积累的经典、道书,超过万卷,仅一部明版《道藏》便有5485卷,内容包罗万象。道教徒所追求的理想是两大境界:一是太平的世俗世界,物丰人寿,国泰 民安,一切皆极大公平;二是美妙的仙境,与神相通,与道合一,长生久视,无穷幸福。道教徒仰慕这两种境界,也深知到达是艰难的、遥远的,甚至是不可捉摸的;但人们探索宇宙奥秘的本性、求取生存的本性、向往于美妙理想境域的本性,使他们满怀激情去追求,去经受磨炼。所以说道教徒的宗教态度既是务实的又是充 满美妙理想的。

道教对人世与自然的态度很明显,对社会人与人之间的关系主张谦让、和谐、公平,希望没有战争、瘟疫、饥荒、动乱;对自然则主张和谐以谋生存,注重摄取自然 之物的精华以自养,关注自然环境与人生的紧密关系,主张维护大自然的和谐与生物的均衡发展。道教崇拜神、仙、鬼,也热衷于祈求神仙来佑护世人,但是它的根本义理也并不诱导人们逃避现实世界,而是重人世,重积极入世,比如它重形体、贵生轻死、重自然物质、重实验实证、重建功立德等等。我以为道教的义理主旨都 在呼吁重生,鼓励养生,追求长生,并且呼唤和善的人性与道义,期望建立永恒的和谐人间,这均显示它是看重人情实际的宗教。再者,我们从表面上看,道教崇奉神仙,俨然是“神本主义”;但是,只要略作探究,便会觉察到它在实际持行上是一种颇具“人本主义”精神因素的宗教。道教有着两大终极追求,一为“功德成 神”,一为“养生成仙”。认为人能为社会建功立德,便可以成“神”;人能践行养生之道,便可以成“仙”。提出生道合一,长生久视都强调个人的行持,才是成 “神”、登“仙”的基本的、决定性的因素。道教高唱“尊道贵德”、“积功累德”(《感应篇》)以及“我命在我,不属天地”(《西升经·我命章》),皆显示出强调“人本”而轻“神本”的思想。这都与它重生、重物、重实验的义理是紧密联系的。近代著名学者陈寅恪先生认为:道教“其中固有怪诞不经之说,而尚能注意人与物之关系,较之佛教,实为近于常识人情之宗教”。(《金明馆丛稿初编·天师道与滨海地域之关系》)此处所说的“近于常识人情”,便正是道教“人本” 思想的根基。

(四)道教独具的“天道承负”因果报应观

除邪教外,凡具有正信的宗教群体,皆本着对世人劝善导善的愿念,虔诚地信奉着“善有善报,恶有恶报”的因果报应观念。我国流传的五大传统宗教(佛教、道 教、天主教、基督教、伊斯兰教)亦皆如是。认为冥冥中有天神录人之善恶行为并严格地实行赏善罚恶的天律,因缘果报,秋毫不爽。以此为维护社会伦理道德与良好风尚的精神后盾。比如道教《太上感应篇》 中说:“祸福无门,惟人自召,善恶之报,如影随形。是以天地有司过之神,依人所犯轻重,以夺人算。……夫心起于善,善虽未为,而吉神已随之;或心起于恶,恶虽未为,而凶神已随之。”《文昌帝君阴骘文》中说:“诸恶莫作,众善奉行,永无恶曜加临,常有吉神拥护。近报则在自己,远报则在子孙。”然而,道教的因 果报应观,还不仅如此,更有它将“善恶报应”与“天道观”相结合而独创的“天道承负”观。何谓“天道承负”!考,“天道”观念,殷周时已有之。《书·汤 诰》:“天道福善祸淫,降灾于夏。”《国语·周语下》:“吾非瞽史,焉知天道!”(瞽史为掌吉凶、礼事的官吏)《左传·昭公十八年》郑国子产说:“天道 远,人道迩,非所及也。”最初的“天道”包含着两方面的意义,一方面是概括天体日月递照、列星随旋、四时代御、阴阳变易等的运行过程与规律;另一方面是以宗教观念对自然现象作人事吉凶祸福的推测。春秋战国时期,道家学说兴起,以“道”为本体,无为而自然循环;“周行而不殆”(《老子》第25章)的自然法则 ——道家的“天道”观便脱颖而出,在古义理体系中,以道家的“道”本思想褪淡了古殷周宗法宗教的“神”本思想。道教初创,崇尊“老子”,奉《老子道德经》为圣典,以“道”本论为核心营构其教理教义,道家的“天道”观自然被奉为义理圭旨。早期道教经典《太平经》中提出的“天道承负”报应观,其“天道”便正是 道家的无为而自然循环的“天道”观。《老子道德经》:“独立不改,周行而不殆”,“天道无亲,常与善人”,“天之道,利而不害”。这都是道教所说“天道” 之来源。关于“承负”之说,道教《太平经》已有释解,卷三十九说:“承者在前,负者在后。承者,乃谓先人本承天心而行,小小失之,不自知,用日积久,相聚为多,今后生人反无辜蒙其过谪,连传被其灾,故前为承,后为负也。……负者,乃先人负于后生者也”。这种“承负”性的报应,乃源于天道循环。《太平经》卷十八至三十四:“一小周十世,而一反初”,“承负者,天有三部,帝王三万岁相随,臣承负三千岁,民三百岁。皆承负相反,一伏一起,随人政衰盛不绝”。善恶 报应,皆听任天道自然循环,疏而不失。《老子想尔注》 也说:“行善,道随之;行恶,害随之也”,“道设生以赏善,设死以威恶”。促使道教建树这种“天道承负”报应观的原因,在于传统的赏善罚恶的因缘果报观,往往在社会上出现疏漏有失的现象,行善者不得善报,行恶者不得恶报,甚而善者遭罚而恶者反受赏。《太平经》卷四十说:“凡人之行,或有力行善反常得恶,或有力行恶反得善”,使人“从是常冤”,蒙受无辜之苦。这当然会引发人们极大的迷惑不解,从而动摇、褪淡对宇宙主宰者能够公正赏善罚恶的信念。早期道教的义 理营构者,正是针对这种社会人们心理上存在的迷惑,引据“天道”的自然循环,从时间的角度解释“承负”的必然到来,回答人们心理上的悬疑,从而也是弥补了 传统善恶报应观在义理上的不足;当然也树立起了“天道承负”报应观的庄严与权威,为道教建树了独具的因果报应观念。

(五)道教义理突出显现的亮点——以人为本的“生命”哲学和养生之学 

 

关于宇宙和生命的起源,人的生死源由,人生的价值观以及生命可否有长生之路,自来是世界上有识之士所探讨的问题。世界上形形色色的有体系的历史传统文化, 也都为建构自己有关“生命”之学的理论,倾注了大量的精力。我国古老的道教,在探讨“生命”之学方面,更可说是情有独钟,奉道者中热心炼养之士,满怀神仙 可学、神仙可成的宗趣、信念与激情,打破“有生必有死”的理念,勇敢地尝试、体验、开创实现“长生久视”的方技与理论。近两千年来,道教积累的近万卷经籍 中,有大量的卷帙便记载着炼养士们的业绩和成就。他们以“神仙家”的趣旨为中心,摄取先秦两汉道家、阴阳五行家、医药家、冶炼家、儒家关涉生命之学的思想与方术资源,营构、整合、开创了道教一体化的养生学,亦即成就了以生道合一、形神合同、动静结合、精气神三者相运化为主干的“长生”之道。它的思路、理 念、语言、方法、众术,既具得道成仙的色彩,同时亦彰显我国古代神秘主义哲学思想的斑斓之光。可以说,它既促进了我国诸子百家与生命科学相关资料的整合,同时也促进了我国传统生命科学的进化发展,亦即为生命之学提供了新的线索。其内涵,可以说从人体的原始形态,延展到人与“道”的关切,罗织了从形神合同到 生道合一、长生久视的系统理论与方术。比如,关于人体的产生、生命的价值、人生与社会情缘、生命与自然、生命与物资、生活方式与如何享受生活、生命的延续与消亡;以及“生”与“道”的关系,“形”与“神”的关系,“精”、“气”、“神”之间的相互滋益关系,动与静的关系,躁与柔的关系,生命与自然环保的关 系,劳与逸的关系,形体脏腑、肢体、器官之间的关系,生理与心理之间的关系。总之,它广泛涉及运动锻炼、心性修养、啬精爱气、性命双修、养性延命、节制欲望、服食营养与药物、道德规范、生道合一等多方面的词语界定与悬疑探讨、问题解答。探寻并实践养生之道,追求长生不死、享受生活。既为奉道者及炼养士所执 著宗仰,也为广大世人所关注和喜好,因之道教的生命哲学与养生方术成为我国好事保健养生者的热衷之学,同时也是道教经历史考验,在社会得以延存的一大支柱。

道教凡论及“生命”与“养生”之学,皆从人的生命保健出发,理法方术并言,处处显现我国传统养生文化的特色,同时也显现道教重生命、务养生、求长生所付出 的功力之深切。我以为道教所建构的生命哲学与养生学是其义理学中的闪亮点,其中的积极因素,至今仍照耀着人们的生命保健之路。

结束语

拉拉杂杂,我唐突地抖露了我对道教义理之学的基础、结构、枢论及其亮点的一些浅见,目的在于“抛砖引玉”。现重将上述的琐碎之说加以归纳,使拙见更为明晰,便于明识者指正。

(一)道教自来就有它传统的、系统的、丰湛的教理教义,并以其整体的道教文化特色,立于中华传统文化之林及世界传统宗教文化之林。

(二)以“道”为最根本、最崇高信仰的原理、法则,教内谓为“教理”;推演、疏证教理,据“理”立“义”,或随疑分释,或转相发明,使“理”合宜,有所遵 循持行(亦即由“理”派生信条、规范),教内悉谓为“教义”。教义多方面、多方式体现“教理”,即立“义”以证“理”,目的在弘扬道教之“理”。此可谓为 道教义理之学。在信众中倡导和引导对“道教义理”的现代诠释,可以影响民间道教活动向规范性和理性发展。

(三)西方基督教建构有丰湛的信条与哲理体系,谓之“神学”;东方古老的道教在我国古“神道”设教、“神仙家”术说、“道家”哲学等的思想及信仰基础上营构了其教理教义体系。东方、西方各有各的传统文化土壤,在运思逻辑、内容、作品结构、名词、文字运用上各有其传统文化资源与习俗、规范,各有特色。为尊重 我国传统文化资源及道教传统的称谓,故而我认为,仍将道教所宗仰的哲理及信念沿传统谓为“教理教义”(简称“义理”之学)较为妥切,既示其特色,亦示与西 方“神学”的区别。

(四)道教义理的核心是“道”,道经阐“道”自来认为有“常道”与“可道”之分。“常道”为教旨的根本原理,是相对永恒不变的本质性真谛,“可道”则是体 现教旨(即道旨)的种种事物的形态与方式。前者具根本性、永恒性,后者具对自然与社会的适应性与可变易性。前者维护其信仰,为其生命力之源泉;后者维护其宗教实体的生存与事业的发展。如果过于关注和强调其可变部分而忽视其“常道”的不变主体,则离常道即等于离道教。如果以“适应性”变化抹煞其不变的“真理性”的存在,便是在客观上否定了道教的特征与生存价值。故此,我认为,以道教适应性强而否定它有固定的教理教义,断言它是无固定教理教义的宗教,此说是缺乏对道教的实际了解所造成的错误看法。我以为,道教是世界宗教中具有东方文化智慧之光、蕴涵东方精湛哲理的宗教。

(五)道教是根植于中华民族传统文化沃土之上,两者有着内在深长的文化基因的密切联系。“道教义理”实质上是围绕“哲学”这一核心,融摄、凝聚古代神秘主义思想及伦理观建构的,从宗教的视度,回应世人质疑的自然、社会、人生诸方面的问题。如若对中国传统文化缺乏深入、系统的了解,也定然会妨碍对“道教义 理”的了解。故而,我认为对道教义理的了解深度与各人对中国传统文化修养程度成正比。对“道教义理”持轻易的否定态度,我以为是轻率的。

(六)我国传统古代哲学,一般皆环绕“天”、“地”、“人”三才之道延伸展开。所谓“立天之道曰阴与阳,立地之道曰柔与刚,立人之道曰仁与义”(《易·说 卦》)。天道重在探索自然之神秘,地道重在治世理国,人道重在修身。道教义理承袭了“三才”之道。远在西汉,《史记·太史公自序》已谓“道家”之学“其为 术也,因阴阳之大顺,采儒墨之善,摄名法之要”,以其海纳百川的广阔胸怀,吸融了“三才”之道。道教依据道家哲学酿造义理,此属当然。又,道教本系巫觋、方仙之后绪,先秦之“神道设教”与“神仙家”之方仙信仰,自然也是尔后道教义理的主干内涵。这样,道教义理之学的整体结构,便是:以“道”为最高原理,其 下网络天道、地道、人道、神道、仙道五大部类以为纲领的体系,其五大部类又各有其理论、法诀之枢要,由这些枢论推演出信条、规制与行持之仪范。

(七)道教义理之学的根基为“道本原论”。道教在宇宙本原观上,曾历经多次非实质性的名相变易,出现过理念重心转移或呈现多重心局面。但是,作为根基的道家的“道”本原论,在与社会诸多学术流派及宗教文化(如儒学、佛学、玄学、理学、心学)等的折冲、磨合中,以其强大的融摄力和广阔的容纳空间,仍然保持着主干的地位,并不断增益了自身的义理内涵,始终网络着五大部类的整体建构。

(八)道教义理五大部类,其内涵虽各有侧重与重点,但部类之间多有交叉重叠与互为呼应映衬之处,亦即多有从不同角度共同反复强调、阐发的聚焦之点,亦即论 议之重点。我以为其重点有五:一曰“道”,二曰“生”,三曰“和”,四曰“德”,五曰“术”。重道即重视道教之宗元,义理之核心;重生即强调“仙道贵 生”、“长生久视”为道教信仰之首要宗旨;重和即论证“道法自然”则宇宙和谐,处世接物谦和为贵;重德则强调伦理道德是维护社会秩序与保障世人和善相处的纲纪;重术即强调信行仙道方术是修道成仙的途径。

(九)道教根植于神州大地的文化土壤,它以道家哲理为根基,融摄、整合我国古代诸子百家文化的思想成分,构建起它的义理体系,因而具有鲜明的中华民族传统 文化的特征;它的“重生”、“唯生”理论以及寓“道”于“术”的实践方式,亦具有东方人文智慧的特色。我以为,在它庞博的义理体系中,最为突出与精粹的亮点,在于其生命哲学与养生保健方技。成就了以生道合一、形神合同、动静结合、精气神三者相运化相滋益的“长生”之道。其思路、理念、方法、众术、语言,皆 彰显了我国传统生命哲学与养生方术的斑斓光辉。我以为这也是道教得以传承发展的文化支柱之一。

(十)我国流传有佛、道、天、基、伊五大宗教,它们具有“有神论”的共性,但在义理方面则各有宗旨与体系。民众对它们的义理,也评议不尽相同,信奉者则赞誉之,不信者则轻忽之,反对者则贬斥之。对于道教,古人今人,毁誉不一,议说纷纭。我们应当注意到古代方技的发展是曲折的、困难的,启蒙者在实验中,难免 有错误和挫折,甚而有不幸的遭遇,没有他们在探索中的业迹,也便不会有后来的成就。我以为,我们应以宏观的理念和思路,多方面来认识和看待道教的历史地位、作用与客观发展规律。

最后笔者要表明的是,本文只是笔者阅《藏》后对道教义理之学整体印象的概略陈述,并未刻意对道教义理内容之良莠进行具体的剖析与褒贬。至于当代道教为适应 新时代的社会发展,在义理方面提出的新诠释与理念,纯属道教界自身信仰建设问题,且尚在探讨中,本文亦无意致评。时代在前进,道教当然要认清前路,发扬其优良传统,以兴利除弊,适应社会前进的步伐。这是真理之所在,光明之所在,是生存之路,发展之路,也是必由之路。

浅见如上,敬请读者指正。(全文完)

                                                  武汉长春观www.whccg.com


上一篇:万景元:道教与轮回观

下一篇:道教教义

首页 -> 道教入门 -> 道教常识